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回忆6结婚
  我又开始了麻木冷血的生活。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有一年又算的了什么呢?想着明年就能迎娶玉婷,心
里不再迷茫。
  不知道是任务调整还是晴主动申请,从那以后,上级分派的任务就再也没有
把我和晴分在一组。
  我从未恨过晴,哪怕我认定她别有目的。
  只是晴,似乎永远地走入了寒冬,越发冷冽。
  那眸子里,再也没有了我的倒影,再也没有一丝波澜,犹如一株枯木,独立
在干涸的河床。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你,对不起」晴的变化让我心如刀割……
  颤抖着双唇再也不能言语……
  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晴……
  却又颓然的停在半空……
  这是??爱吗??
  「听说你跟组织申请明年结婚?」晴主动开口。
  「嗯,首长批了三个月假,只是组织不放我走,我仍需回来」
  「祝你幸福」
  「你以后也会幸福的」。
  「是吗?像我这样的婊子又怎么会有幸福呢?」清冷的凤眸略过我飘向远方,
侧身而去……
  那竟是那一年多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看着晴孤寂的身影,苦涩蔓延……,摇摇头驱散了阴霾,投入了日复一日的
工作中……
    ******************************************************
  2006年7月,玉婷毕业了,玉婷为了我放弃了考研读博继续深造,放弃
了留在帝京的机会,而是回到宁林,在岳母的公司中开始涉足管理。用她的话说,
我在外奔波,她有责任照顾双方家庭。
  而翔子也凭着自身的交际能力,进入了帝京一家国有大型企业。
  而对我来说最好的消息莫过于阿巍,听翔子说,阿巍在家人的安排下即将前
往美国继续深造。
  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从此他将永远消失在我和玉婷的生活……
 *****************************************************************
  我和玉婷的婚期定在了06年12月24日。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
  那一天,是幸福?是愤怒?还是痛彻心扉?
  仿佛上天刻意要将人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在那一天里通通还给我……
  又也许,上天注定要我跟过去彻底决裂才能给我迎接新生的权力……
 *****************************************************************
  那天,接亲,迎亲,鞭炮花烛,敲锣打鼓,好不热闹一切都顺顺利利,空气
中都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中午我跟玉婷在酒店举行了小型午宴款待忙碌了一上午的亲友。
  宴毕,亲朋好友纷纷散去稍做休整,以便筹备晚上的正宴。
  我和玉婷还有岳母正在包厢里收拾残局……
  包厢门突然打开,直到一个不共戴天的声音传来……
  我的瞳孔瞬间聚合,扫向来人。
  阿巍?他来干什么?
  阿巍居然「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磊哥,玉婷,阿姨,我对不起你们,
我错了」
  谁都没有说话……
  「磊哥,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我也不奢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但是我想不论
如何,我都应该当着你的面向你道歉,你和玉婷今天结婚了,希望你们以后的日
子里一切顺利,幸福美满。」阿巍说着开始痛哭流涕。
  心里一阵冷笑,只是多年的磨练早已使我褪去了年少的冲动,我没有表态。
一双冷眸连续扫过阿巍,玉婷和岳母……
  玉婷低着头机械的摆弄着手指,岳母则端坐位上一言不发。
  看来这母女早就知道他要来,只是这里边究竟有什么隐情?
  从阿巍的表情我辨不出真假,我只是那么盯着他……
  「磊哥,我今天来是得到了阿姨和玉婷的许可。那一年,我喝多了酒,年少
冲动,铸成大错。直到现在我也是悔恨不已。」阿巍抬头瞟了瞟岳母和玉婷,最
后望着我。
  「要不,你,你打我两巴掌吧,不然再踢断我几根肋骨甚至拿个酒瓶砸我也
行,你怎么解气怎么来」阿巍居然一脸壮士赴死的表情。
  我没有答复……包厢里的气氛早已凝固。
  在我的压迫下,阿巍的身躯开始颤抖,脸也变得苍白……
  从刚才的态度,我知道岳母和玉婷已经和阿巍达成了妥协。只是我不知道娘
俩是不是又被阿巍以什么手段威胁,我无法现在做出决定如何面对阿巍,我需要
更多的信息。
  「这么说,你当初通过你市长叔叔授意学校开除我也是你认错的态度?」我
掌握了主动,坐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阿巍,倒上了一杯没喝完的酒。
  「开除你?」阿巍似乎一脸茫然我紧盯着他的脸,瞳孔微缩……
  「没有,磊哥,我做了错事,被你打那是报应,又怎么会做出这等小人的举
动?这个肯定是学校的行为,我当时只是跟来探望的校长说我跟你打架而已,而
且我还说不怪你,让学校不要追究「阿巍狡辩道。
  「你小人的举动还少吗?」我有些玩味的问着阿巍顿了顿,眼神带着恐惧,
久久不发一言,似乎在思考我究竟知道什么……
  「你的市长叔叔坐在旁边,你当着你叔叔的面跟学校领导说我把你打伤,还
说不要追究,哈哈,这个校长要是再不追究我看才是政治白痴呢,你们家还真是
政治世家,那会你才十七岁就已经把这些政治手段玩的炉火纯青啊」我盯着阿巍
一阵冷笑。
  阿巍闻言更加惶恐……
  我拿不准该怎么处理阿巍,他家的势力太大了,大到足以把我的一切毁灭。
他的父亲,他的叔叔,还有那个位高权重的外公。稍有不慎,我,玉婷甚至我的
父母和岳母一家都会万劫不复。
  在滔天的权力面前,我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呢?
  良久……
  「你的道歉我不接受。你现在可以走了,今天是我跟玉婷大喜的日子,这里
不欢迎你,你就要去美国了,这里的任何人你都没必要再见。不准再骚扰玉婷,
还有我的家庭,不准再和我们家任何一个人联系。」一阵无力感让我接近虚脱。
  「滚」艰难吐出最后一个字。
  阿巍挣扎着起身,战战兢兢的出了包厢……
  空气的温度并没有随着阿巍的离去有所缓和,我的目光转向玉婷和岳母,这
回我真的愤怒了,母女俩居然在结婚的日子里看着强奸犯而无动于衷?
  「老公,你变了,你变得好可怕,我不知道你这几年经历了什么,可是刚才
你的样子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浑身都是杀气。这样下去真的好吗?」玉婷战
战兢兢的看着我,想站起来伸手搂着我,却又缩在半空……
  「这么说是我的错了?你要搞清楚,当初是谁救了你?又是谁强奸了你?你
们跟阿巍到底怎么回事?」我保持着给玉婷的压迫感,想逼迫玉婷说出实情。
  似被我的压迫所致,玉婷战战兢兢挣扎了半天,终于还是低下了头。
  「磊,不怪婷婷,是妈的决定。去年你跟婷婷刚回帝京,那一天,妈开车去
乡下考察一个项目,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突然犯了阑尾炎,当时已经凌晨一点多,
妈甚至连打电话急救的能力都没有,路上又没有什么人。如果耽搁下去,后果不
敢设想。没想到阿巍居然当时还在宁林而且恰巧路过,把妈送到了医院,这才逃
过一劫。妈住院期间,婷婷还专程请假回来照顾我。这些情况你当时在外边都不
知道,你回来又怕刺激到你,妈跟婷婷就没跟你说。阿巍后来跟妈说,不论结果
如何,一定要找机会跟你当面道歉。妈想了想,也许应该让他道这个歉」岳母缓
缓道出了来龙去脉。
  「磊,你跟婷婷已经结婚了,他们家的势力又那么大,只要他不再来骚扰你
们,为了你跟婷婷以后的生活。一个字,忍。不然硬碰硬又能有好结果呢?妈不
怕什么,只怕婷婷跟你的幸福被剥夺,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认为还有更好
的处理办法吗?他也跟妈保证道歉后会永远消失,再也不会影响到婷婷和你。只
是妈没料到,他居然选在今天你跟婷婷结婚的日子出现。」
  岳母一直低着头,竟似在说一件与我们无关的事情。
                我默然
  权力啊权力,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死……
  半晌……
  「但愿吧,玉婷,妈,以后谁都不要再跟他联系」我无力的招呼娘俩。
  阿巍的出现让我一整个下午都不是滋味儿……
  直到正宴来临,宾客接踵,在司仪的调动下,我的心情才慢慢缓和是啊,过
去了,都过去了放下吧,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呢?
  还好,整个婚宴仪式按步就班,再没出任何意外……
  送走了满堂宾朋,喝的微醺的我正跟玉婷坐在桌前望着服务员们忙碌着。
  「老婆,什么时候给老公生娃」
  「你说,我给你生一个足球队都行,都听你的」
  「哈哈,给我生个篮球队就够了」
  「嗯,以后长大了天天给你出去打比赛去,咯咯」
  玉婷娇羞的依偎在我怀里……
  不经意转头,视线却被一个身影凝聚……
  尴尬的低下了头,搂着玉婷,却又不由自主用余光扫向那个身影……
  居然是晴……一年多不见的晴,突然出现,还是在我婚礼上????
  我只跟首长说了结婚确切日期,难道首长有紧急任务派她来????
  玉婷发现了我的异样,抬起头顺着我的目光望去。
  没想到玉婷看见晴后居然也愣了,好一阵才缓过神……
  玉婷这又是怎么了?????她俩认识??????
  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请自来的阿巍和晴??????还有看着晴而失
神的玉婷???????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气氛越发诡异……
  晴施施然步入了大厅,向着我跟玉婷走来……
  我的脸色没有变化,笑容中洋溢的幸福,可内心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她要干什么????
  我没法再装作无视,只得起身,冲晴点点了头,装模作样拉起玉婷:「啊,
晴,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哈哈,来来玉婷,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
战友晴」
  「晴,这是我老婆玉婷」
  我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难受,愧疚,还是不敢面对?
  然而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晴一脸难得的笑意,就像一个真心送祝福
的战友,满脸欣喜地走了过来,脸上没有一点不自然,道:「磊,对不起,工作
太忙了刚刚才赶到宁林,你们的喜宴,我来迟了。」
  晴的表现出乎意料,我的脸上却多少有些僵硬……
  玉婷小妮子反倒恢复的很快,要比我自然得多……
  「晴吗?太谢谢你了,大老远还跑来给我们祝福,要不现在再叫一桌吧老公?
晴大老远跑来我们总该尽地主之谊啊。」玉婷满脸笑容,就像真心欢迎晴一样,
只是「老公」两个字叫的特别重,身体也恰恰挡在我的身前,不给晴靠近的机会。
  女人天生就是吃泡菜长大的。我想起了翔子的名言只是我跟晴什么也没发生
啊?玉婷这吃的哪门子醋?我只能尴尬的叫来大堂经理额外加班安排了一桌……
  等待酒菜的空档,二女竟犹如失散多年的姐妹一般相见恨晚,二十来分钟的
接触居然就发展到开始背着我窃窃私语,看着二女时而唇耳交加,时而痴痴窃笑,
两双美目还时不时向我瞟来。我只能跟随着二女的目光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
满脸尴尬如坐针毡……就好像我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她俩很明显认识!
  晴是一个背景极为复杂的军人,而玉婷在帝京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在校大学生,
她俩怎么会认识??????以晴的身份查到玉婷这个人并不意外,只是看这个
样子玉婷显然也见过晴,是什么原因让她俩见面的????难道当初为了审查我
时见的面???????????我有些疑惑……
  终于酒菜上齐,我正准备借着敬酒发挥几句以便缓缓自己尴尬的处境,没想
到晴先开口了:「玉婷妹妹,祝你幸福,姐姐来敬你一杯。」
  晴说的非常快,话音未落,人已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喝的异常痛快。
  「玉婷妹妹,刚刚一杯祝你幸福,第二杯祝你们恩爱一辈子,姐姐先干为敬。」
晴说的干净,喝的更加利落,又是一饮而尽。
  只是晴却只字不提我……
  「玉婷妹妹,第三杯,祝你们白头到老,相伴一生。」
  「玉婷妹妹,第四杯,祝你们儿孙满堂。」
  「玉婷妹妹,第五杯,祝你们……」
  后来,所有人都忘了那是什么感觉,只记得那情景,晴不断在祝福,愈来愈
多,多到令人感到压抑……
  晴一杯一杯地喝下去,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认
识晴这么久,以前所有的笑容加起来都没有那天多,仿佛是真心为我们祝福……
  只是那酒,却喝的越来越让人心痛……
  似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我的胸口,一些情绪被压在体内翻滚反侧让我难以呼吸
……
  我想要阻止,夺下晴手中的酒杯,握着她的手……
  但理智告诉自己,这一次我必须忍下来……
  旁边的玉婷能感受到,深深地望了一眼沉默的我。赶紧阻止了晴,笑语盈盈
道:「好了,晴姐姐,不要再喝了,妹妹我都快被你灌醉了,吃点菜,来。」
  「是啊,你们还有洞房花烛夜呢?我怎么可以坏了你们好事,我这个人最识
趣了。」晴依旧笑得那么美,可她的每一句话却都是一把刀,一刀一刀割在我的
心上。
  「好了,玉婷妹妹,姐姐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请不要见怪。」语毕,晴用
最后的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看都不看我一眼,扬长而去。
  「老婆你去开个房备用,我去看看她,她这样子一会酒劲上来非出事不可」
我连忙吩咐玉婷。
  玉婷没有动,只是神情复杂地望着我,缓缓道:「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老婆,你听我说,我跟她没有任何超越同事兼战友的关系」我一字一句目
光坚定的望着玉婷。
  玉婷没有说话,望着晴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我则追着晴奔去……
 ***************************************************************
  晴正依偎着一颗小树,似乎那是她在世间唯一的依靠……
  恍然间,泪如雨下,胸膛不停地起伏,那么的无助……
  一股无法形容的孤独弥漫在晴的背影……
  我的心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我靠近晴,艰难的挪动嘴唇:「你这是何苦呢?」
  晴的娇躯剧震,停止了抽泣。
  时间似乎静止……我俩谁也没动……
  晴转身,眼眸里闪烁着伤心欲绝……
  四目交加……
  突然,晴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上前一步,紧紧的抱着我……
  「你都要结婚了,我还能怎么办呢?」晴搂的我更紧,就像个孩子搂着心爱
的玩具。
  「我也不想这样折磨自己折磨你,可是我无法说服自己,如果无法在一起,
那么就让我在你心上深深刻上一道刻骨铭心的痛。多少年以后你会想起我,念起
我。」
  「你究竟隐藏着什么?你究竟为我做了什么?晴,告诉我」
  沉默,仍旧是沉默。
  这似乎已经成了晴回答我的唯一方式……
  「我恨你」耳垂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晴居然一口咬上了我的耳垂……
  「我要你一辈子留下我的痕迹」晴又忽然笑了,笑的那么凄美。
  我有些恼怒:「够了,你究竟在干什么,我曾经答应过你什么吗?我对你有
承诺有亏欠吗?到头来似乎都是我对不起你?还有你跟玉婷认识?你们俩怎么回
事?」
  晴开始酒意上涌,脸色潮红:「我俩那是女人间的话题,保密!哼!」
  说完咄咄逼人的看着我。
  我想避开那双黑亮眼眸……
  晴的双手却忽然攀上我的脸颊,香舌随之粗暴的撬开我干涩的双唇……
  我感到唇腔内每一点领地都在被晴毫无保留的挞伐……
  我从没想过,一个女人的吻,会如此的霸道疯狂,如此的孤注一掷……
  我伸出舌头和晴进行殊死的斗争……
  娇躯如火……
  良久,即将窒息的前刻我俩分开彼此的双唇,大口喘着粗气……
  「我确定,你是爱我的,磊,我今天终于确定了」晴开心起来,吐气如兰,
特有的体香夹杂着唇内散发的酒精味让我无法自持……
  我尴尬的低头不语。
  「你……爱我,就够……了,我为了……你……做的一切就值得了」晴酒劲
上涌,口齿开始模糊。
  「可我问你就是不说,到头来反而怪我不解风情吗?」我忿忿。
               晴没有言语
  摸了摸我的耳垂,心疼道:「还……疼吗?对……对不……起」
  说着,两瓣温润双唇抚上了我的耳垂酥酥麻麻却又带着伤口的阵痛。
  「好想……一辈子……就像现在这样……给你抚平伤口」
  「抱……我……回……酒店吧」晴娇躯越发火热……
  「对不起,晴,趁现在清醒,我赶紧扶你回去,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叫
玉婷留下照顾你,我不能抱你回去,否则玉婷会怎么想?」
  理智告诉我不能那么做。
  「大……大傻瓜……你……你的玉……婷……今晚不……会……和你……洞
房……的啦……你……还……不把……握机……会」说着晴竟在我怀里合上了双
眼,脸上带着满足。
  这下不抱也得抱了……
  ************************************************************
  抱着晴来到房间,本想留小妮子下来照顾她,没想到小妮子却说闺蜜们早就
订好了KTV包厢一直催她过去,眼看都快十一点了,晴这块的事情拖了不少时
间,玉婷解释本来她的闺蜜是约我俩一起去,但是现在晴这有问题,我是去不了,
她再不去就不好了。
  看来晴早就知道,怪不得刚才跟我说小妮子今晚不会跟我洞房了……
  「老婆,我照顾倒是没问题,只是你不吃醋啊?」我带着调侃「老公,我相
信你不会的」玉婷居然一脸认真……
  「你跟她认识?以前见过?」我追问玉婷同样的问题。
  玉婷一反常态的没有回答,复杂一笑,朝晴努了努嘴,道:「你问她。」
  那笑容后的含义,我琢磨不清。
  顿了顿,似乎怕我多心,又补了一句:「那是女人间的话题,保密!」
  居然跟晴说的如出一辙,看来这俩女人早就统一口径了,我摸了摸鼻子,认
识就认识吧,这事儿也没什么大不了。
  说完,玉婷走进了洗手间……
  我俯身,给晴盖上被子……
  片刻……
  「我走了,老公,别等我,那帮疯丫头不闹个通宵不会完的,你就在酒店照
顾晴姐吧,我跟她们玩完就直接回家了」玉婷从洗手间出来冲我摆摆手,径直要
走。
  我抬头,玉婷居然补了个超级浓的妆……
  我只觉得这妆化的别扭,在我看来跟街边站街女没什么区别……
  本来是洞房花烛夜,玉婷不但不陪着我,还补了个如此风尘女子般的浓妆夜
会闺蜜,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烦乱……这应该算是吃醋吧?
  「你去唱个歌整个这么浓的妆干什么?婚宴上的妆不就挺好的么?」我没好
气的问……
  「人家都说好看呢,就你不爱看!今天你老婆可是主角,你也不想你老婆被
人比下去吧?好了,人家都等这么久了,我走了,老公!」说完急匆匆地出了门
……
  我好一阵无语,看来玉婷那帮闺蜜也是一群疯丫头……
  这一天,生旦净末丑轮番登场,酸甜苦辣涩同时涌来,我托着有些胀痛的额
头,只感觉阵阵疲惫……
  来到浴室,试图让温暖的水流抚平我的思绪……
  是啊,从今天起,就是新生活的开始,何必再庸人自扰呢?
  过去让它过去……不论好人,坏人抑或不是情人的情人,都过去了,不是吗?
  洗过澡,如释重负……
  拭干身体,正准备出门,忽瞥见酒店垃圾桶底部一丝反光射来,我蹲下身,
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条CERVIN连裤袜的包装袋?
  上个客人留下的还是玉婷刚才化妆换下的?玉婷这小妮子什么时候用这么高
端的品牌了?今早接亲的时候还嚷嚷着怕冷,说什么也要带着一条秋裤,只是这
会去唱个歌还专门换上一条丝袜?不怕冷了?
  带着疑惑,拨打了玉婷的手机:「老婆,到哪了?
  玉婷似在吃着东西,电话那头一阵吧唧吧唧舔弄的声音:「在车上呢,马上
就到了。」
  「酒店卫生间的丝袜你留下的?什么时候用这么高端的牌子了?谁早上叫嚷
着怕冷来着,为了臭美,怎么大半夜就不怕冷了?」联系到玉婷那个站街女似地
浓妆,新婚夜不在我身边还跑去夜会闺蜜!心中一阵烦躁!我的口气不自觉有些
生硬,连珠泡似的发问!
  「老公,那可是名牌丝袜,晴姐特意送我的!我试了一下,这丝袜不仅穿起
来舒服还有保暖功能也不错,穿着秋裤显得臃肿,穿上裤袜又保暖又苗条,多好。」
玉婷听出了我的气愤,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晴大老远跑来结婚贺礼是一条丝袜??????我有点诧异!总之我没穿过
……随小妮子怎么说。
  「行了,玩完就早点回家吧,一群疯丫头!你吧唧吧唧吃什么呢,津津有味
儿的?」
  「没什么,今天光顾着操办酒席,自己反而没吃饱,整了点东西吃呢」说着
又是一阵舔弄的声音……
  「饿了去外边叫点吃的,我这边看晴的情况再决定什么时候回去!先这样吧」
我没好气的说。
  「嗯,老公不急,晴姐那样子肯定要明天才醒,你好好照顾她明天再回来吧,
不担心我,拜拜」
  **************************************************************
  我踱回床边,痴痴的站着……
  晴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陷入了沉静……
  垂首敛眉……
  只是哪怕沉睡,都那么的遗世独立……
  风霜雨雪都能躲过……
  惟独那情,却怎么躲也躲不过……
  难道不是吗?
  就像一触即碎的玻璃……
  过去日子里所有的片段反复萦绕在我的脑海……
  那霸道又孤注一掷的吻……
  你是在跟我永别吗?晴?
  探了探晴的呼吸,平稳悠长,料想没有大问题……
  倒了一杯水放在晴的床头……
  「对不起,晴,对不起,我已有了玉婷,如何又再容下一个你」
  我泪流满面……
  俯下身,双唇印上晴的脸颊……
  然后决然转身,任孤独飘零……
 ****************************************************************
  我曾想婚后立刻退出组织回家发展,可组织仍旧不肯放我。
  时间仍在继续,我也从出外勤的一线人员开始逐步坐镇帐中,运筹帷幄……
  凭借着出色的指挥能力我得到了首长们的一致认可。
  2009年9月,我的两位顶头上司因处置北疆那个众所周知的事件不利免
职。出乎意料的是国务院那块很快有人接手,但军委这边组织却迟迟没有新派联
络员过来,只是宣布由我暂时代理职务。就这样,未满三十岁的我成为了华国有
史以来最年轻的代理联络员并有幸得到了当时华国最高军事统帅H主席的接见和
谈话……
  (这里有必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安全部这个部门比较特殊,原则上隶属于国
务院,但所谓公开的部长和副部只是对外的挂名,虽然不能说没有实权,但说白
了就是明面上吸引火力的盾牌。而真正掌握核心权力的是两个不对外公开的联络
员,这两个职务各自独立。一对国务院最高领导负责,也就是搜集情报信息及时
掌握各种动态,有着不经过部长而直接对国务院最高领导人汇报的权力,也是国
务院用来牵制部长的一步棋。一对中央军委主责,负责协调军队派出人手配合安
全部执行任务。这样独特的安排也可以避免在事关国家重大安全问题上出现不可
挽回的错误。而我在顶头上司离开后就是负责代理协调联系军方,也可以说是负
责杀人。这条原则自开国总理不断完善后直到H任内均未曾有大的更改。而X上
台做的更改那就是后话了。原则上说,两条线的最高统帅都应该是那位集党政军
大权于一身的最高领袖,可事实情况是如何,想必大家从这几年披露的情况中也
可窥见一斑,这里就不再深入。)
  我虽然年轻且仅仅是个代理,大家却也或多或少给上几分薄面,毕竟,我也
算拿着国家合法的杀人执照,谁又不在心里掂量掂量呢?
  然而阿巍的外公是个例外,我知道,有他在一天,我就永无出头之日……
  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他对于我的这次所谓的晋升竟没有表示出丝毫打压的意
思,还恰到好处的体现出一个老首长对晚辈的鼓励和关怀……
  这让我产生了错觉,我甚至开始怀疑,阿巍的外公究竟知不知道我跟阿巍的
恩怨。
  我越发的如履薄冰,生怕留下一丝可以让我万劫不复的把柄……
  始终存在的危机感让我不得不考虑给自己留下一些后路,从那时开始,我亦
开始逐步利用一切机会有意接近军中一些由H主席提拔起来的将领,并尽最大可
能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那时我已经敏锐的察觉到,几位军权在握的大人物间,暗流涌动……
 ***************************************************************
  也是在2009年,我和玉婷的孩子出世了,是一个虎头虎脑的胖小子。
  而在当年阿巍叔叔的承诺下,大舅早已升任宁林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
岳母的公司也顺利获得了政府指定供应商资质,俨然成为宁林市和区内的名牌企
业,并逐步开始涉足本地餐饮,娱乐,房地产行业。
  玉婷也早已褪去了当初的青涩,在进入岳母公司后逐步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
的管理者,小妮子优越的管理和交际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为岳母的企业壮大立
下了汗马功劳。
  可贵的是,玉婷并没有因为工作而荒废了对家庭的照顾,反而把双方家里打
理的井井有条。两边关系照顾的和和美美。
  每年春节的假期就成了我与家人团聚的唯一时刻,听着玉婷和岳母满脸自豪
的回顾一年来的工作成果,看着小家伙一天天长大,我坚信,我会永远幸福下去
……
 *****************************************************************
  只是那丝深入骨髓的痛,仍时不时牵引着我……
  那个女人,还好吗?
              就像璀璨的流星
           霎那间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夜空
              然后永坠黑暗
             再也没有一丝音讯
           就彷佛她从未出现在我的世界
  「你好,我是晴」
  我记得我们的初见……
  「我确定,你是爱我的,磊,我今天终于确定了」
  我忘不了我们的离别……
  只是云漫天雪……
  只是醉卧独倚……
  却在我心中刻下了一道永恒的烙印……
  永恒……
  在我当上联络员后,曾暗中调查过晴的资料,可一无所获。
  我能查到的无非就是一些明面上的事情,她的周边资料以及从军以来一些经
历,而那些资料里,她简单的就像一张白纸……
  可我知道越是简单就越说明晴的复杂,只是我的级别不足以知道她的全部罢
了……
  「2007年,出国」
  「2012年,归国」
  这是我能查到的最后两条关于晴的信息……
  一个涉密人员可以随意出国,那么说明她必然是公干,只是她仍旧在组织里
工作还是去了其他部门呢?
  联想到这个时间点?我皱了皱眉……
  鸟尽弓藏?还是继续执行别的任务?
  我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只是这些跟我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过是一个一干二净的老百姓而已???
  她究竟为我做了什么???
  我仍旧搞不清她究竟是H的人还是X的人?又或者是H和X为下个五年一起
埋下的定时炸弹?
  **************************************************************
  2012年开始,华国开启了新纪元。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腥风血雨后,X成功当选为华国最高领导人,着手开始整
顿党政军内各类腐败乱象和野心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X下定决心开始整编
武警还有军队,决不让悲剧重演。阿巍的外公和另一位副主席恰到好处的在那个
由Z主导的血腥事件中保持了中立,想以此表达自己的态度。意思很明确:我们
只发我们的财,保全身而退,从此安享晚年,不参与逆乱阴阳之事。这其实这也
算是一种软层面向X的示好。
  只是他们选错了路,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一茬猎人一茬狗,新的猎
人需要的永远是给自己卖命的狗,一个新的猎人又怎么会带着一群老狗去打猎呢?
……然而一切都没有如果……
  那段时间,大家都在观望……观望X的态度,究竟是老黄无为继承前任的中
庸调和还是利剑高悬大杀四方。
  那时候阿巍的外公和另一位副主席结党营私卖官鬻爵在军队高层早已是半公
开的秘密,几乎无人不晓。时年一位开国元勋后代曾放出豪言:哪怕自己这身皮
不要,也要把这两个蛀虫给扳倒。
  无奈二人权势滔天,军队里近一半的将领都可以说是二人经手提拔,二人甚
至达到了半公开拒绝执行H主席命令的地步。2008年华国发生了一场闻名的
自然灾害,时任总理赴灾区需要调动军队执行救援任务,临走前时任最高领袖H
已然下发命令,要求属地军队一律服从总理的调度,但凡救灾所需调动无需再请
示军委以免浪费宝贵的救援时间!而时任XX军区司令员本就与时任最高领袖不
睦,更是闹出了一幕我们要求G主席下令才出兵的闹剧!气的时任总理电话中怒
吼: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是人民解放军,不要了忘了自己的职责!然而总理
的怒火并没有任何效果!不得已连夜汇报H,H得知消息后又连夜乘专机带着睡
意朦胧的阿巍外公赶赴灾区,阿巍外公那天刚好门生聚集把酒言欢喝了不少,却
被H一个电话从被窝里叫醒,心中本就不快!到了机场,阿巍外公才搞清楚怎么
回事儿!居然就那么当着H的面打了个电话给那位司令员,吩咐保护好总理的同
时要服从调度,司令员二话没说,立马出兵。这才在黄金救援时间内完成了救灾
工作!而那位司令员不光没有得到惩罚,还因为在关键时刻表明了效忠的关键态
度在2010年被阿巍的外公以半胁迫H的方式提拔成了上将!这件事被H当成
奇耻大辱!也使得两位大人物的矛盾逐步趋于公开化!在军队高层被当成禁忌,
谁都心知肚明,也谁都没有点破!这件事固然是H的奇耻大辱,却也从侧面印证
了阿巍外公的滔天权力!连H都只能采取怀柔政策,中庸之道,其他人又能如何
呢?但不管怎么样,阿巍的外公即使顺利上岸也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了,纵使影响
仍在,但毕竟我的压力会小很多。
  X上台以后,为了下一步军委换届做准备,我们的组织也立即宣布取消,明
面的说法是大环境改变和机构调整,不再单独设立。取而代之的就是这些年大家
都很熟悉的XX国家安全领导小组下属的武装力量,只不过当时还处于逐步成型
阶段未对外公开宣布罢了。至于人手,自然是由X选择指派(这个部门可以说是
X的私人卫队,部门人数远远超过一个领导小组所需执行任务的人员数量!几乎
达到了一个师的规模!只是核心机密成员有多少我不得而知!装备更是几乎武装
到牙齿,在华国独此一家,连最普通的手枪都是13年赶工特制的加强款,其他
装备可想而知。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公安部门哪天发现一具尸体,是13款
的弹痕,那么直接就可以结案着手善后了,不用查!也查不下去!不同于大家熟
悉的华国XXXX局和XX军还有XX卫X部队,这是个拥有先斩后奏滔天权力
的职能部门,你也可以把它看成锦衣卫或是东西厂。自那以后,安全部可以说是
名存实亡,所有人手和决策必须由X一人指定,国务院的权力被进一步架空,只
负责内政外交,不再负责任何国家安全层面的问题决策)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集权的必经之路。可想而知,从军队到武警还有其他部
门一切的武装力量终将被一步步收编。
  这是要告诉所有人:这个庞然大国只有一个领袖,只有一个集党政军大权于
一身的伟大领袖X。决不允许任何第二个领袖存在!
  但不论如何,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从X的前期工作来看,我坚信X是一
个好人,只要是一个好人,那么绝不会是一个坏领导。我对X充满了信心,至少
阿巍外公的权力不再滔天,不再可以为所欲为。敏感的官场油条们已经察觉到了
风向的转变,开始纷纷寻求后路。我也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如履薄冰。
  组织虽然取消,但我仍旧被留了下来做善后工作,处理一些资料销毁和存档
交接。
  我已受够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好日子就要开始了。明年组织放我走后,就辞去公职回到家乡从头开始,从
此远离是非,大人物们争夺天下,而我只需要回家种好我的田,不论发生任何事
都不再与我有关……
  美中不足的是,由于保密需要,我的脱密期被限定在十五年,这是明面的说
法,暗地里会不会监视我,又会监视多少年,我不知道。(X国涉密人员经过一
系列严格的考核教育准许退役后的脱密期一般3- 5年不等,期间不得出国离境
或是去外资企业或是从事一些涉外或是资讯类职业,这算是最好的,仅仅不能出
国和从事一些特殊职业而已!但也有更惨的,某些特别重大机密岗位可以被限制
为终生,甚至还会受到长期监控,也就是软禁!你只有在你家里是半自由的,这
还不算你那如果被认定有必要而监控起来的手机电话和一切通讯,而一旦外出或
做其他任何事情都需向组织提前申请!就算不限制你在国内的自由,在脱密期间
你仍需定期与组织汇报沟通思想生活和工作情况,这些普通人听起来甚至都觉得
可怕,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脱密期有种种限制,但总比服役期间的环境要宽松了许
多……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