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当「天字第二号」厢房里再次恢复安静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露鱼肚白微微地
亮了。
  厢房里的光线不太好,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一黑一白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织在
一起…
  一阵强烈的麻痛感使得黄蓉从昏睡中苏醒过来,淫乱一夜浑身酸软的黄蓉不
情愿地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大狗那一张丑陋不堪的嘴脸,趁着黄蓉在
昏迷状态中热烈地吻着黄蓉性感的嘴唇,大狗饥渴如狼的吻着,黄蓉心中虽然不
情愿,但仍然配合着大狗恶心的侵犯,两人的唾液融合在一起,流得两人的嘴角
满满都是口水…
  「我怎么能……淫乱成这个样子……」
  黄蓉慢慢想起昨夜荒唐到极致的淫乱性交…
  身为高高在上女侠的黄蓉,在店小二- 大狗的挑逗之下,显露出埋藏内心深
处的暗黑情欲,一种渴望着被小人物糟蹋、侮辱以及卑贱地被小人物像烂泥一样
的践踏在脚底下的被虐心结!
  这种变态的情意结被大狗以高超的挑逗手法给扩大化,再加上在黄蓉毫不知
情地情况下,大狗在黄蓉洗澡水投入的绝世媚药- 「烈女淫」奇特的药性驱使下,
黄蓉变得渴望着雄性分泌物,对雄性荷尔蒙气味产生了饥饿感,这一点也让素来
爱干净的黄蓉顿时变成了一只喜爱舔逗大狗臭脚的「母狗」。
  随后大狗也肆意对变成「母狗」的黄蓉进行着各种精神或者肉体上的凌虐,
更疯狂地用他那根粗长大的肉棒子凶狠地抽插黄蓉少经房事的小嫩穴,酥胸雪臀
也遭受了大狗粗糙大手狂搓狠揉导致红一块青一块地,最后甚至无耻地诱惑黄蓉
学起了「母狗」叫春般的吠叫声来求肏…
  黄蓉已经数不清眼前的这只贱狗在她子宫花房里射了多少次精,只记得在她
连绵不停高潮迭起的泄身下,大狗大卵蛋内的每一滴精液都毫不吝啬地一股接一
股,像永远射不完般往她的子宫深处发射,直到最后她彻底失神软倒…
  「昨天晚上……那种…被人肏得…失神的快感真的是太强烈了……不行!不
行!不能再沉迷下去……」
  终于,黄蓉挣脱了大狗的索吻,娇喘吁吁,大狗自顾自的吻上黄蓉的脖子肩
头,黄蓉略微平息了气息,推开压在身上的大狗,对于身负「九阴真经」的黄蓉
而言,只要拿捏好穴位,只要她想要这样做…就算大狗的体型再强壮个两倍,也
能轻而易举的推开。
  「装什么装嘛?昨晚我们还很开心地肏了这么多次,而且你也很享受很欢乐
的不是?现在才开始扮演贞节圣女不是太迟了嘛?」
  大狗试图再扑上去,尝试了数次也徒劳无功,发现根本不可能,于是他奇怪
的看着黄蓉说起酸溜溜地话来。
  「你该走了,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快走吧!今天的事情,就当一场春梦
…我是很享受,也从中见识到了男欢女爱的快乐…很感谢你让我有这样的体验,
也因为这样,所以姑奶奶我决定不跟你计较什么,但一切仅此而已,像昨晚发生
的事不会再有下一次,而姑奶奶我也希望你这只贱狗管好自己的嘴,如果你还想
活得好好的话…」
  黄蓉羞红的脸颊,看着这个她的第二个男人,竟然如此的不堪,不但长得难
看更是低贱卑微的店小二一个,身体倒是精壮,但一看就是干偷鸡摸狗的出身,
就是不知怎么搞的,自己竟然失身于他,也许这都得怪郭靖不热衷房事而导致…
  但无论如何,黄蓉知道以她的身份地位,绝不可能再跟这浑人有任何瓜葛,
于是黄蓉顿时恢复了平日的冷静,一字一句地清楚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想活命,就立刻离开,不要问为什么,也不准向外透露
半句,如果让姑奶奶我知道你这贱狗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了,你的死期就到了。」
黄蓉神态自若冷冷地道。
  大狗呆呆地看着依然赤裸的黄蓉,如玉般完美无瑕的肉体美的让他无法割舍,
心想不久前还淫荡索取的「母狗」,怎么突然又变成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女
侠模样呢?于是大狗不解地想问个究竟,但话还没出口,就被恢复强势的黄蓉给
打断了。
  「不要逼我改变主意,杀你,很简单!」
  不知死活的大狗还想说话,黄蓉突然眼中杀气一闪,玉手一扬,弹指神通!
击打在墙上,现出几个洞来,吓得大狗张大嘴巴吓得说不出话,原本还兴致勃勃
翘得老高地坚挺大鸡巴,也因为黄蓉露出了这手「弹指神通」而吓得垂头丧气,
威势尽失!
  黄蓉看着大狗胯下那根昨夜让自己欲仙欲死,凌辱得自己呼天唤地也爽得自
己飘飘欲仙的大肉棒子,被自己显露出来的「弹指神通」吓得龟缩了起来,从霸
气十足变成垂头丧气,不禁脸上一红,杀气锐减地娇笑了起来,看着昨夜嘴贱至
极的大狗慌里慌张穿衣服,黄蓉决定要再多戏弄他一下以解昨夜被大狗侮辱的心
头之气,于是突然沉声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谁派你来的?你跟「淫贼联盟」是什么关系?」
  大狗边系着腰带,边回答黄蓉的提问,丝毫不敢怠慢:
  「我……我叫胡大狗,就是个干店小二的老实人,女侠昨天下午也见过小人,
昨天女侠的洗澡水就是小人为女侠准备的,女侠忘了吗?这也是难怪的,女侠贵
人多忘事,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庸碌无为的小人物呢?昨晚……昨晚我把半年的积
蓄全赌输了,所以看你的厢房没锁门,本来是想……是想借点东西的,然后就看
到女侠寂寞地在摸自己的身体……以为女侠很需要就没忍住…但我真的不是什么
「淫贼」,就是一个老老实实店小二,我…我跟女侠所说的那个什么「淫贼联盟」
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请女侠明鉴。」
  黄蓉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大狗嚣张跋扈的样子,跟现在唯唯诺诺的小人物模样
产生了很大的对比,阅人无数绝顶聪明的黄蓉当然知道大狗现在演着大戏来忽悠
自己,于是黄蓉继续套话:
  「老实人还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摸进女人的闺房里面,软硬兼施地
强迫姑奶奶委身于你……如果你不是「淫贼」,你的那里怎么会这么强壮有耐力
…可以这么刺激兼持久地玩了我一个晚上?就算你真的不是「淫贼」,或者跟
「淫贼联盟」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凭姑奶奶我行走江湖这么久,我知道你这只贱
狗一定是吃了什么秘药或者是练就了什么武功?说吧,你是骗不了姑奶奶的…」
  黄蓉说着说着,俏脸都红了起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女侠有所不知,小人在小的时候曾经救过一个老道人,而那老道人为了报
答小人的救命之恩则传授了一套能固精培元的内功心法给小人,所以小人的那根
「大鸡巴」才可以金枪不倒,越战越勇的…也是因为如此,小人才可以让许多的
欲求不满寡妇少妇们这么地开心…」
  大狗从黄蓉脸上泛现出的桃红色,知道眼前的这个装模作样的骚逼开始又对
自己的大鸡巴感兴趣了,于是就编造了一个离事实不远的谎言忽悠黄蓉,企图转
移黄蓉的话题,也同时间地在谎言之中,字里行间地穿插着挑逗的字眼,以勾起
黄蓉昨夜的荒唐回忆。
  「啐,谁问了你那根臭东西的风流韵事了?姑奶奶就不相信会这么简单就有
人会传授武功给你…」
  听着大狗自吹自擂地说着自己的大鸡巴「造福」了许多欲求不满的女人,黄
蓉不禁地骂道。
  「事实就是这么简单了…刚才女侠已经下了金口说让小人安全离开了,如果
已经没有什么吩咐的话,小人现在就出去了。」
  说完,大狗就穿好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黄蓉突然叫住他:
  「慢!」
  黄蓉优雅地披上外套,从衣柜里拿出一锭银子,大概有五两,给了大狗:
  「去为姑奶奶准备一桶洗澡水,然后再准备纸笔墨,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以
后老老实实干活儿,不要再赌钱了…还有,管好自己的嘴。」
  大狗拿着五两银子出了厢房,回头看了身后的房门,大惑不解地暗自庆幸:
  「我操,刚刚是真的吗?我不但操了一个女人,一个完美的女人,而且操完
后,她还给了我钱?这是什么情况啊?见鬼了?果然…她刚才的强势都是装逼的,
这个骚逼看来已经被狗爷的大鸡巴肏服了,呵呵呵…还以为她有多么厉害,到了
最后也是逃不过狗爷鸡巴的威力,哼…就陪你这个骚逼继续演下去,等机会一来
了,看狗爷还不狠狠地将你这个骚逼往死里肏!可是…这个骚逼为什么要老子准
备纸笔墨呢?」
  想到这个,大狗一阵郁闷,这个骚逼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躺在床上的黄蓉,闭着眼,高潮的余韵还在体内,下体还在微微的颤抖,隐
藏在体内的那股欲望的火焰被昨夜久违了性爱的洗礼,彻彻底底的发泄出来,而
且是相公郭靖从没带给自己的快感…同时也将身为人妻以及人母的道德捆绑给解
开了…
  「是不是应该杀了这只贱狗的?」
  黄蓉想着,小手抚上自己的乳峰,硕大的豪乳还有着抓捏过后的痕迹,还有
涨涨的快感,仿佛还能感受到大狗凶狠有力的揉捏!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会怀念着那只贱狗玩弄自己身体的感觉…可是,这种
感觉好舒服啊,我多久没享受这样的性爱了?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饥渴?不行,我
是堂堂地丐帮帮主,不能总想着这些淫荡的事,我要忍耐,要克服过去,只要忍
受过去就没事了…我黄蓉不杀这只贱狗是因为他还有利用的价值,不是因为贪图
肉欲的享乐…对,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等这些事解决了之后,再杀他也不迟!」
  躺在床上的黄蓉,为自己为什么不杀大狗的奇怪举动而在心中寻找着可以自
圆其说的理由,但黄蓉万万想不到,此时的她已经因为昨夜的荒唐淫乱而彻底改
变了…她的内心深处那深藏已久,女人追求欲望的本能已经被大狗的肉棒子撬开
了。
  「洗澡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纸笔墨也准备好了,不知道女侠还有什么要吩
咐小人的?」
  不到一会儿,大狗已经驾轻就熟地准备好了洗澡用的木桶,并将里面的洗澡
水给装满了,毕竟大狗的本职就是一个店小二,要准备这些东西对他而言并不是
一件难事,所以他很快地就将黄蓉想要的洗澡水给准备好了!而且大狗在这次的
洗澡水当中并没有添加绝世媚药- 「烈女淫」!一来是因为「烈女淫」非常的罕
有,通常的情况下,任何的「淫贼」都不会在同一个猎物的身上下两次药,二来
是因为大狗隐约觉得黄蓉的情欲已经被他的大肉棒子撩起来了,只要机会一到,
凭着自身的挑逗技巧绝对可以将黄蓉这个爱装逼的面具脱下,让她心甘情愿的被
征服在他的大肉棒之下!
  这是一种像猎人想完全不靠陷阱麻药徒手将猎物捕获的心态是一样的,此刻
的大狗虽然非常想狠狠地用大肉棒子惩罚一脸拽样的黄蓉,但他更不想破坏这种
可遇不可求的狩猎机会…所以大狗选择了不添加「烈女淫」在洗澡水里面,因为
他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有,就是把头转过去,然后将你刚才所说的内功心法替我给你默写出来就
可以了。」
  黄蓉说完,就走向洗澡木桶前然后正要优雅地脱去她的外套的时候,发觉大
狗还是眼蹬蹬地看着她,于是不自觉地娇嗔道:
  「你这样看着你姑奶奶,姑奶奶要怎么脱下外套沐浴啊~ 快转过头去,不准
偷看!乖乖地将心法好好给我默出来,要快!我只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而已,一盏
茶后你写不出来我就将你的狗头给拧下来!」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再多说一句试试看!」
  大狗话正要说出口,就被黄蓉强势地打断了!黄蓉还一边说,一边摆出拧断
人头的手势,导致大狗也不敢造次多说什么乖乖地转过头。
  「拽什么拽?昨天晚上都全部被狗爷我给看透摸透了,还在那里装什么逼啊?!」
  对于黄蓉的强势,大狗不禁地在心中暗骂着黄蓉,大狗心中虽然是这么骂,
但一双贼眼还是情不自禁地在黄蓉没有察觉的情况之下,以斜眼的角度偷偷地窥
视着黄蓉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
  「你奶奶个熊,这骚逼的身材真的是太完美了!越看越诱惑,昨夜里都玩透
透了,怎么还是这么的迷死人不赔本啊?!再给老子逮到机会,一定要用绳子好
好绑着来玩个够本!」
  很快地,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黄蓉命令大狗默写的内功心法,为求保命大狗也不负所托地一字不漏地全部
写出来了!由于知道背后强势的女侠虽然在房事上虽然是一个欠缺调教的初学者,
但凭着她刚才显露出的一手「弹指神通」,让大狗知道了眼前的「龙芙」不单止
是装好看的「花瓶」,更是一个武功深不可测的武学大行家!面对这样的武学大
行家,大狗绝对不敢在内功心法上乱做手脚,以免露出马脚激怒了武功高强的
「公孙夫人」!
  况且对大狗而言,这套「阴阳三重天」就只不过是一套让他可以金枪不倒尽
情肏干女人的技术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就算是让「龙芙」这样的女人
知道了其中的奥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犯不着用项上人头去冒险…毕竟留下
微不足道的小命才能继续地享受着淫人妻女的至高乐趣。
  「一盏茶的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要的内功心法到底想写到何时啊?小狗子。」
  在木桶中泡着澡的黄蓉懒洋洋地催促着大狗,而且还发挥了「小东邪」的顽
皮个性,搞怪且略带侮辱性地替大狗取了一个「小狗子」的化名来调侃大狗。
  「小人写好了,现在马上拿给女侠过目过目…」
  说完,大狗立马想转过身将写有内功心法的纸张递给黄蓉,可是却被黄蓉制
止了:
  「慢!小狗子不用转过身来,将纸张拿在手上举起来就好了。」
  听见了掌控了局面的「龙芙」下了这样的命令,就算大狗不明所以也只好服
从命令地将手上的纸张举了起来,就在他举起手来的一霎那间,奇迹的事情发生
了!
  拿在手里的纸张被一股莫名其妙的的力量扯走了!大狗活到至今为止都没有
遇见过这么神妙的情况,于是本能反应地跟着纸张被扯走的方向转过身来,只见
刚才还拿在手里的纸张,此刻已经被「龙芙」拿在手里了!
  黄蓉仿佛就是故意要在大狗眼前炫耀似的,所以大狗没有遵从她的命令转过
身来的时候,黄蓉并没有说些什么,就是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上的写着内功心法的
纸张,非常的有高手的风范。
  「你这个小狗子,不是叫你不要转过身来吗?怎么你现在呆呆地在那傻蹬什
么?」
  良久,黄蓉才冷不防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其实黄蓉是故意显露这一手「隔空取物」让大狗难堪的,以便让大狗知道自
己的实力跟她比起来是多么的悬殊,好让自己昨夜里被在大床上被大狗欺负以及
凌辱的心情可以得到平衡…黄蓉虽然是当代最享誉盛名的女侠,但毕竟也是一个
女人,女人都是小气的,而聪明绝顶的女人更是如此!黄蓉被大狗在房事上欺压
得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所以她得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地在武功上面同样的让大狗
没有招架之力,以此来解她心头之气。
  「小人不是不听话,只是刚才看见纸张被一股力量扯飞了,情急之下不自觉
地就转过身来了,不是故意要冒犯女侠的,求女侠你饶过小人吧!」
  大狗生怕眼前的「龙芙」会突然间发难,于是开始又扮演起小人物的角色,
在「龙芙」面前哭丧着脸求饶着。
  「井底之蛙,少在那里少见多怪了!只要内力修为达到了一个境界,武林高
手都可以使出这手「隔空取物」的功夫。如果内力达到了「先天之境」在百步之
内要取人首级也不是一件难事!姑奶奶我虽然未达到「先天之境」但应该也离之
不远了,所以要在你这只贱狗手中夺取一张纸又有何难之有呢?」
  黄蓉神态自若地向大狗谈起了一些有关于武功上的知识以及经验,完全没有
理会大狗的自导自演,气势稳如泰山,尽显武林高手的风范,目的就是要在气势
上完全压倒大狗,以便自己能在精神上完全欺凌大狗,折磨得大狗如坐针毡,站
也不是,坐也不是…让一个人死,并不是最折磨人的,毕竟人死如灯灭,一了百
了。这世上只有等死是最消磨人意志的!黄蓉就是要营造出一个能让大狗求生不
得,求死也不能的气氛。
  「女侠果然武功盖世,神功天下无敌,小狗子今天有幸能见识见识女侠的神
功,真的是祖上积德了!」
  大狗这个不学无术的小人物什么都不懂,就是下半身的「抽插功夫」以及嘴
上的「奉承功夫」却是超一流的!黄蓉虽然知道大狗是在卖乖地奉承巴结着自己,
但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唯独马屁不穿!大狗这马屁是拍到了黄蓉的心坎里了,
让黄蓉听得内心都不自觉地飘飘然,性感的嘴唇不禁地微微一笑,让本来营造出
来的气氛完全没有了。
  「你这小狗子还挺会拍马屁的,如果你肯将学这些鸡鸣狗盗的心思专注于武
学上,好好修炼老道传授给你的这套内功心法,你现在应该也能算是一流的武林
高手了。」
  黄蓉因为大狗的奉承巴结,态度开始有点软化了一点,于是也不想再气势上
在压迫大狗,反而开始没好气地跟大狗真的聊起了关于武学上的经验之谈…感觉
上就好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在向一名懒惰无心向学的学生训话一样。
  「小人自知资质平庸,而且好逸恶劳,不是一个练武功的材料!哪像龙女侠
这样,不止貌似天仙、肌肤胜雪而且筋骨很柔软,这个是小人在昨夜也见识过的
…况且小人这套不入流的内功心法就是用来肏穴有点用而已,粗浅至极,练不练
也罢了。」
  大狗知道自己的奉承话用在「龙芙」身上有效用,于是加重力度地将「龙芙」
吹捧得更高、大、上!并且在字里行间中故意地勾起黄蓉昨夜被自己亵玩的记忆,
潜移默化地挑逗起黄蓉的情欲…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筋骨很柔软昨夜见识过了…这淫贼真的是色胆包
天,到了这种情况下还敢在言语中挑逗我吗?难道为了我的美色可以连命也不想
要了吗…不行,这淫贼就是要让我在意昨夜里发生的事才会这么说的,让他知道
了我会在意的话,我就输了…!」
  想到这一点,黄蓉心念一转,心情立马转换过来了!于是继续扮演着说教的
角色,继续在「内功心法」这个话题上夸夸其谈,掩饰着自己的在意…
  「粗浅至极的内功心法?小狗子你真的不识宝啊!这套内功心法名曰「阴阳
三重天」,是源自大唐年间武林支柱「正一纯阳道」失传已久的镇教神功!虽然
你的内功心法只是其中的一篇残章,但却是当中的精华所在!如果你勤加练习的
话,现在也许已经是一流的武林高手了,如果是幸运地修得了完整的神功篇章的
话,就连天下无敌的王重阳真人也不会是你的对手…可惜,也许是老天爷知道你
这小狗子心术不正,才不让你习得完整全套的神功,以免为祸整个武林吧?」
  黄蓉就是这样长篇大论地向大狗说着关于「阴阳三重天」的武学历史,打算
用这样的话题将自己的尴尬蒙混过去…但在这方面极其敏锐的大狗当然知道了黄
蓉的意图,于是得势不饶人地再下一城,誓要让黄蓉尴尬不已!
  「也许是小人的贱命福缘薄,无缘习得绝世武功成为绝世高手吧?倒是龙女
侠武功盖世,为什么要小人默写出这篇内功心法呢?这内功心法是用于固精培元,
乍看之下似乎不适合女人修炼,难道…龙女侠是想让你相公来修炼好让他能在床
上可以满足你吗…」
  「啪!」
  大狗的如意算盘看起来是打不响了!
  原本打算可以在言语上再度勾起黄蓉的情欲,让黄蓉难堪…可是因为言语上
触碰了黄蓉不可触碰的逆鳞- 黄蓉的相公!黄蓉一怒之下,玉手一扬!凌厉的巴
掌风将大狗刮得人仰马翻,右边的丑脸都差点被甩得变形了!
  「你这只贱狗没有资格问姑奶奶这个问题!昨夜里你这样占了姑奶奶这么大
的便宜,难道姑奶奶不可以在你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吗?!姑奶奶就是好奇你为什
么可以一直保持着精力旺盛,想学习学习一下,难不成还得得到你的批准吗!你
这只贱狗真的是越看越讨厌了…滚出去!趁姑奶奶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快给
我滚出去,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黄蓉眼露凶光冷冷地说着。
  善于察言观色的大狗知道自己真的触怒了眼前的女侠,但依旧不改嬉皮笑脸
地小人物嘴脸,笑嘻嘻地向「龙芙」赔不是,因为他清楚知道已经尝过了极乐快
感甜头的女侠,并不会舍得对自己痛下杀手的,眼前的装腔作势只是为了挽回昨
夜里失去的尊严而已,只要自己继续陪她扮演这出「卑贱小人物被强势女侠威胁」
的戏码,慰藉了江湖女侠高高在上的自尊,一切就会安然无恙的。
  「小人真的是该死,是小人嘴贱,是小人欠抽,冒犯了女侠的权威,小人这
就滚出去好好反省反省!如果女侠待会想要吃早点或者今夜想要准备洗澡水,再
传叫小人就可以了…女侠也可以试一试在本店底楼的豪华澡堂里洗澡,里面的洗
澡池很大水温也很热,洗起来更加舒畅以及方便,因为…女侠的一双玉足真的是
有些异味,有点难闻啊…」
  一听到大狗说起了自己的双脚有异味,黄蓉脸上立见羞红,举起一只玉手做
势要再呼大狗巴掌,同时又像娇嗔又像怒骂道:
  「谁让你这小狗子爱嚼舌根了,看姑奶奶这次不把你的丑脸打歪了才怪!」
  可是大狗已经迅速地逃离了厢房。
  「这只贱狗真的是下流到极点了…我黄蓉昨夜居然委身了个这样狗模狗样的
浑人?」
  看着大狗嬉皮笑脸地赖皮模样,黄蓉不禁为昨夜发生的荒唐事而懊恼不已。
  「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再懊恼下去也是徒然的,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专研手
上这套「阴阳三重天」的残章,以防再发生像昨夜的荒唐事时,也不会陷入身不
由己的困境…」
  一回想起昨夜被大狗肏得阴精狂泄恍然失神的痴态时,黄蓉的俏脸颊上又泛
起一丝的春色,对于一个惯于行走江湖的女人而言,失身被肏虽然可耻可恨,但
却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尤其是江湖很大,只要不被人知道真实身份,就当做发
了一场春梦吧?过了也无痕…但被肏至恍然失神就很不妥了,因为江湖险恶,对
一个行走江湖的女人而言,事事都得警惕小心,失神就跟没命是同一个意思,在
这个险恶的江湖上,只要有一霎那间的失神,就会受制于人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的危险之境!
  想到一点黄蓉立马收敛心神,也不再想昨夜的荒唐事,专心致志地钻研着
「阴阳三重天」心法的奥妙,所谓「一理明则万法通」,凭着自己的道家神功
「九阴真经」的深厚造诣,黄蓉很快就理解了「阴阳三重天」的要诀就在于一个
「精」字!
  「是以道家提倡的修仙理念:锁人之精血,采地之阴气,补天之阳神为练功
的基础,但几经辗转下这套镇教神功传到了后唐时期一个妖道- 玉虚子的手上就
开始变质了。玉虚子为了能更快地达到更高的境界,将这套本为正大光明的道家
功法改为:锁人之精血,采女之阴气,补男之阳神…真是邪门歪道,居然会有这
么阴损的功法,难怪那小狗子会这么配合地将这套功法全盘托出,因为他知道就
算我知道怎么练我也练不了,因为我女儿身没有精液…没有精液就不能锁精,不
能锁精就不能采阴,更不用说补阳了…哼,玉虚子这妖道既然都可以改变功法了,
我黄蓉聪明绝顶难道就不能改了吗?更何况,我现在满肚子的…「精」…」
  想到这点,黄蓉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小腹,昨夜的荒唐画面又突然像走马灯
一样浮现在脑海里,不禁脸泛起春色,心中激起一阵淫荡涟漪…但这小小的涟漪
很快就被黄蓉的好胜之心给强压下,只见黄蓉赤裸的盘膝坐在浴桶中,热水正好
没到她的胸口,一对美乳在水中若隐若现。黄蓉闭着眼,双手一上一下按在自己
的小腹上,脸色红润,好像被热水蒸熟了一样,密密的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不光是她的脸色,是她整个身体都变得有些粉红,好像一股热力从她体内向外散
发着,慢慢的身上的水滴化成了水汽,整个人渐渐的被一团水汽包裹住。原来黄
蓉正在调息内力,慢慢的黄蓉将各处的热力集中到了腹部,她的小腹竟然热的发
出一抹淡淡的红光。好高深的内力啊,腹部的红光一明一暗,显得有些诡异!过
了一炷香的时间,黄蓉才收了功,摸了摸紧实的肚皮轻声道:
  「应该没问题了吧…我还以为我的内力已经到了不能在精进的境界了,想不
到配合了这套「阴阳三重天」的功法,我的内力居然提升了几分…《九阴真经》
真的是博大精深,看来我黄蓉要学的事情还多着呢?」
  《九阴真经》源自道家法天自然之旨,驱魔除邪是为葆生养命,所以记载的
是中原的道家武学,正大光明,博大精深,所录的都是最秘奥精深的武功,破解
各家各派招数的武学,其中所包含的奇妙法门,奇幻奥秘,神妙之极!由于《九
阴真经》乃集天下所有道家经典之大成,几乎所有上乘的道家武学的原理几乎都
不脱离《九阴真经》的内容,可说是武学当中的百科全书!无论是甚麼样的武功
绝学都能在真经当中找到相对应的理念,因此此书可称为武学的最高境界!黄蓉
之所以可以改变「阴阳三重天」的功法,除了是因为她绝顶聪明的武学智慧之外,
最大的功劳还是得归功于《九阴真经》的博大精深。
  「自从武功成了之后,好久没有过这种经脉舒畅的快感了…而且感觉那贱狗
在我体内留下的精液…似乎也被内力个处理掉了,真好…还以为会怀上那浑人的
种,真险啊!」
  收了功,黄蓉才慵懒的靠在浴桶里,闭上眼,享受这热水包裹住身体舒服的
感觉。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在房间里淫乱的情景。没想到自己就真的失身给了大狗,
更没想到大狗还真厉害,技术那么好,这是黄蓉第一次享受到了如此疯狂的性爱,
今天才让黄蓉感受到了做女人的乐趣。
  「要是靖哥哥也能这样多好啊。」
  想到了丈夫,黄蓉突然很内疚,自己不但背叛了丈夫出卖了自己的肉体,而
且还再怀念当中滋味:
  「就是因为你不要我,不碰我,我才会这样的。」
  把责任推给了郭靖,黄蓉心里感觉舒服些了。手指在身体上游走,高耸的乳
峰,粉红的乳头竟然还是硬硬的,黄蓉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硬硬的头头,一阵快
感传来:
  「唉,你还没爽够啊,被那个贱狗一样的男人又嘬又咬的,真不害臊。」
  说着用力的掐了一下乳头,爽的她一哆嗦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好爽……」
  电流一般的快感传遍全身,红着脸,黄蓉用力捂着自己的双乳,羞得把脸沉
入水中,好一会儿才探出头来:
  「真的太淫荡了,竟然被靖哥哥以外的男人这么玩弄…而且还得到了前所未
有的快感…不止这样,还借口放过了那个姦淫了自己的淫贼,黄蓉啊黄蓉…你实
在是太淫荡了…」
  黄蓉一只手继续捏揉着自己的乳房,回忆着大狗玩弄时的动作方法,可是就
是没有被他捏的舒服揉的爽:
  「哎呀,真是的,难道还要去找他…让他揉一揉才好吗?……不行啦,都已
经失过一次身了,怎么能再次呢……而且刚才我这么高姿态的…教训了他一次
…难不成要我这个丐帮帮主去求这个下贱的淫贼来玩弄吧?…都怪靖哥哥现在都
没那么关注我了,只一心保家卫国,唉,都怪靖哥哥…」
  黄蓉再次找到推卸责任的理由。
  此时只见黄蓉另一只手慢慢伸到下体,双腿之间,用手捋着自己的阴毛,黄
蓉的阴毛不重,而且很柔软,摸着很舒服,渐渐的手指开始触碰自己的阴唇,那
里有些红肿:
  「都怪那只死贱狗,他的家伙那么大那么粗,干的时候还那么用力,都把这
里干肿了。啊……他那么用力的插进来……啊……插得好深啊……嗯嗯……一下
一下的快要插进我胃里了一般……哦啊……那么硬,就像铁棍子……天啊……好
舒服……啊……」
  想着想着,黄蓉的手指开始抽插自己的小穴:
  「我的手指这么细,怎么可能有那么充实嘛。真是的,刚才他又硬了,我为
什么拒绝他了呢,应该让他再干一次嘛!」
  对自己的想法,黄蓉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饥渴。手指继续玩弄着自
己的下体,开始揉着自己的阴蒂,自慰的快感让她大声的叫起来,没想到自己的
身体会这么敏感、这么饥渴,连着做了整个晚上还没能满足。
  「都怪死贱狗,鸡巴竟然那么大那么粗,干的那么爽,只干一个晚上怎么可
能够嘛。他就不会坚持一下嘛,我说不要就不要啊,刚开始的时候我说不要,他
不是还是硬插进来了嘛。这个猪脑子,蠢狗…」
  黄蓉又把责任推到了大狗的身上了…不是自己淫荡,是别人太会挑逗了,不
止是黄蓉这么想,这世间的出墙红杏都是这么想的…
  做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呢?
  就是因为女人都是这种闷骚样,所以这个江湖才会出现这么多的淫贼,毕竟
有需求才会有供应的。想这个江湖没有淫贼,首先的是这江湖上的女子都消失不
见了,不然只要一天有骚逼,一天都还会有肏骚逼的淫贼出现…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